您当前的位置 :每日甘肃 > 作文 > 初中 > 散文 正文

来源: 作文网  作者:   2015-06-01 15:08  编辑: 杨伟玲


  琴断了!

  爷爷有把三弦琴,漆身,蟒腹。弹了几十年的琴,在爷爷厚实的指甲板下断了。

  为此爷爷闷闷不乐了许久。听奶奶说,爷爷去县里的音乐厅、琴行跑了个遍,硬是没有找到个会修三弦琴的师傅。我看了眼手里夹着烟的爷爷,他似乎又苍老了许多。

  父亲听说琴断了后,跑遍邻近各县,终于在一片竹林里找到了一位做三弦琴的师傅。爷爷得信,立马带我奔了去。

  老师傅姓白,白鬓、长须,似乎比爷爷还要年长几岁。爷爷一见着老师傅,顿觉心头痛快,容光焕发。

  “师傅,这小三弦还能用吗?”

  “不急,不急,您这琴工艺精良,还需要几天。”白师傅转身拿出了另一把三弦,“喏,我这儿刚巧有一把,几日不弹,怕技痒了吧?”

  一看到三弦,爷爷眼里就有光。他轻轻接过琴,架了张板凳,正坐,摆好架势,给我们来了段单弦。

  “大汉丞相归了天,这蜀汉怕要亡……”

  原本欢快的《三国》弹词,唱到最后,竟然有了悲壮的味道,那拖长音的“亡”字尤其刺耳。

  白师傅也和了一段。“老兄,如今像您这样的人,可不多见啦!”他指了指没有用竹片弹奏的爷爷。

  “那年头艰苦,一把琴养一家人,还是用手拨着踏实。”

  爷爷在白师傅那儿呆了三天,取琴后,他就大病了一场。待我见到爷爷时,他全身已经插满了管子。奶奶说是胃病,年轻时四处弹唱落下的。

  白师傅先前来看了爷爷一趟,嘀咕了一阵,又把爷爷的琴取走了。

  等我再见到白师傅时,爷爷已经去世了。师傅将两把三弦塞给了我:“他哪在乎什么命啊?可怜了这门手艺!”

  我蓦地明白了爷爷坚持住在乡下的原因,想必只有那儿还留着年轻时的梦,留着三弦的最后一批听众吧?

  我把爷爷的琴抚了抚,在墙架上摆好,纪念这辈子都没有弹完的青春。


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:  

相关新闻
退而知之   2015-06-01
继续攀登永不停止   2015-06-01
用心创造美   2015-06-01
想起你时很温暖   2015-06-01
桂香中弥漫的青春   2015-06-01
用心观察与记录   2015-06-01
青春永不褪色   2015-06-01
朽叶的桅子花   2015-06-01
沿着花开的方向,静静阅读夏天   2015-06-01
一个印象深刻的人   2015-06-01
论坛热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