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每日甘肃 > 作文 > 学生日志 正文

无法跨越的距离

来源: 西部商报  作者: 西北师范大学 春城   2009-05-25 11:05  编辑: 魏湘


  夏天的一天,我刚喝完小姨煮的红豆汤,嘴巴上还有一圈红色的汤汁,小姨顶着蓬松的头发走过客厅,她说,明远订婚了。我抓起沙发上大大的毛绒玩具,说:“世上又少了一个供我选择的帅哥。”

  14点的阳光,透着白色的灼热。小姨的淑女伞下,我盲目地走动。天桥下的公交车、出租车、私家车硬邦邦地向着红绿灯指引的方向移动,全世界一片躁动。18点太阳斜着挂在高楼的一角,在小姨淑女伞的庇护下,我终于爬进了电梯。路过天桥的时候,我买了一枝玫瑰。情人节的时候我们在Y城宽大的街道上走来走去。一群卖玫瑰的女生拥过来,你买了一枝,你说你就是那个在高中给我写了60封信然后又在毕业后突然消失不在的人。

  21点,我觉得我很疲惫。小姨带着妹妹到楼下吃东西。我关了灯,远处火车的轰鸣穿过渐次暗下的天空飘到安静的卧室。我打开手机,一个字一个字地输入,明远你订婚了啊,那女孩好吗?你们一定很幸福吧?我没有想到我会哭,我想做得洒脱一点,高兴一点,无所谓一点,可是明远,我做不到。

  明远,我觉得你好残忍,你给了我可以哭泣的胸膛却在我最想哭的时候抽身离开。我讨厌你!讨厌你藏在我脑袋的各个角落,让我不小心就想起你的样子。

  车子停在了你家门前,小姨说这样方便倒车。你站在你家门前的柳树下突然不动了,小姨关了车门说,明远订婚了啊?我低着头说,哎呀,恭喜啊,要做新郎了。我知道我撑不住了,急忙逃回了家。我的眼泪掉进嘴里,我听见你的笑声尴尬而生硬。

  明远,看见了吗?夏天最为浓密的叶子在一片金色的光里彰显着生命的张力,我坐在我们经常玩的白桥上。那夕阳下蜿蜒的小溪静静地在流动。我路过你家门前的时候你一个人靠着绿绿的椿树站着,即便你一个人站着,离我很近很近,你也是别人的明远了。别人的明远离我再近也隔着我一生都无法跨越的距离。


本篇新闻热门关键词:  

相关新闻
论坛热帖